她说HERstory丨专访九天微星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彭媛媛:女性选对了热爱的事业,所爆发的能量是非常大的

首页 > 股票市场要闻 > 来源:互联网 时间:

(原标题:她说HERstory丨专访九天微星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彭媛媛:女性选对了热爱的事业,所爆发的能量是非常大的)

4月12日是联合国确定的第11个国际载人航天日,也是人类首次载人航天飞行60周年纪念日。半个多世纪以来,人类从未停止对航天领域的探索。

放眼全球,“卫星互联网”进入高速建设期。目前,已经发布的全球通信卫星星座计划超过 25 个,计划发射卫星数量超过10万颗。一方面,技术进步为卫星互联网商业应用带来新的增量市场;另一方面,全球科技巨头正在积极抢占轨道频率资源。

纵观国内,中国的低轨星座建设拉开序幕。2020年4月,国家发改委明确将卫星互联网纳入“新基建”范畴,产业链上游的卫星制造和火箭制造细分产业率先受益,百公斤级卫星的批量化生产成为行业刚需;2021年3月,“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正式将“建设高速泛在、天地一体、集成互联、安全高效的信息基础设施”和“打造全球覆盖、高效运行的通信、导航、遥感空间基础设施体系,建设商业航天发射场”作为国家战略工作重点。

作为国内领先的微小卫星全产业链服务商,九天微星深度参与国家“卫星互联网”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为政企客户提供商业卫星定制、星座核心服务、行业终端应用和航天科技教育等服务。近日,九天微星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彭媛媛女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访,围绕对于航天领域的憧憬、如何平衡创新与风险、怎么定义领导力等话题进行了解答。

人人皆可参与航天

《21世纪》:请问九天微星的发展定位和战略目标是什么?

彭媛媛:九天微星是一家创业公司,为客户研制并发射卫星,以及提供基于卫星的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公司的愿景是“人人皆可参与航天”。

《21世纪》:自2015年成立至今,九天微星取得了哪些成绩?

彭媛媛:2018年2月,公司发射了第一颗卫星——少年星一号。(我们)完整地走完了频率的国内与国际协调、发射许可等主管部门的审批流程,实现研制、发射到运营服务的闭环,具有一定开拓性。之后的民营公司其实是按照当时的流程向国家主管部门进行申请。

2018年12月,公司发射了瓢虫七星,总共7颗卫星。有1颗叫“瓢虫一号”,这个卫星是民营企业里面第一颗百公斤级的,在关键技术、对卫星的控制等方面是民营企业中第一家成功的。“瓢虫一号”的设计寿命是两年,但已经在超期服役。

2020年,公司启动在唐山的卫星工厂。这个卫星工厂得到国家发改委的批准,是国家发改委在卫星工厂中批的第一个项目。以前没有民营企业去造卫星工厂,这也是生产方式发生的一些变化。

《21世纪》:和国家队相比,民营企业做卫星的优势和困难是什么?

彭媛媛:民营企业有几个优势:首先,决策机制灵活,能够快速将通信、航天等跨界人才组织在一起。其次,在技术发展的过程中,在创新上具有相对大的包容空间。我们像小孩子学步,边走可能会跌倒,但作为民企,试错的宽容度大一些,不断总结问题,进行技术上的调整和迭代。此外,勇于创新,依托产品化思维去做技术上的突破,在效率提升和成本节约方面较好,有点像用ICT的思路去干航天。最后,民营企业有生存之忧,对客户痛点的找寻和勤奋度来说可能更有优势。我们会深入发现行业痛点并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对整个系统的建设提供建议,实现产品效率高、成本低,更好地为企业服务,更具服务意识。

当然,缺失肯定是有的。国家队毕竟有几十年的工业基础,实践的能力和经验会比民企更丰富。由于航天是一个高投入、高风险的行业,民企不管成长到什么程度,对于资金的依赖程度蛮高的,如果公司在现金流和管理能力上有所缺失,会出现一些风险。所以,融资能力和自我造血能力变成公司比较核心的能力。目前,九天微星可能度过了生死期,进入创业的深水区,需要快速成长,在头部的位置做得更坚实一些,这样大势来的时候才能接得住。

失败得不够,创新就不够

《21世纪》:九天微星如何平衡创新与风险?

彭媛媛:创新和风险其实有点矛盾,要是处理得特别好,可能成长的“飞轮”就找着了。我们一直在找这个支点,建立平衡的能力。

我以前一直认为,如果失败得不够,那么创新就不够。但是,具体到航天领域,有可能你失败了,还没等到创新,公司就彻底“死”了,所以也是蛮难的。我们说“小步快跑”,小跟头能摔,但大的风险一定不能有。

公司在卫星整体的设计思路上会有跟国有企业不一样的思考维度,在技术上面会有很多创新,而这是基于对于技术可靠度的精确判断,在算清楚投入产出以及评估风险的前提下(进行的)。不仅是技术驱动创新,而是公司在每个阶段基于对于创新和风险的判断做出决策,这是一个组织行为。

《21世纪》:九天微星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

彭媛媛:与其说是商业模式,不如说是“市场+技术”双轮驱动的运行方式。首先是进入市场,之后你会发现商业模式开始出现,只要努力就会有订单,这是很美妙的事情。因为在一些技术驱动型公司,可能科学家捣鼓完技术却不知道市场在哪,但在卫星这一块,基于国家大势以及相应的战略部署,我们知道有市场,知道关键的技术核心点在哪,技术一旦研发出来,需求就被创造了。因为国家工程的牵引,让技术不断地往前进,因为技术前进,需求又被挖掘出来,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

未来的行业趋势,要解决人和人、人和物、物和物的广域连接问题。连接的生意是最大的生意,连接是人类发展的一个迫切需求,智慧地球的前提是“形成天罗地网”。基于天地一体化的商业模式,打造出具有性价比、为客户创造价值的这样一张网,将是最大的一个产业。这一波科技的浪潮,会是像移动互联网一样爆发的时代和市场。

“因为看见所以相信”

《21世纪经济报道》:您如何诠释梦想?对航天领域有何憧憬?

彭媛媛:我是一个特别有梦想的人,一开始这个赛道还不是很清楚的时候,我辞掉了稳定的工作,与谢涛共同创办了九天微星。作为女性,我挺有好奇心,也比较贪玩,航天这个事情能够给我很好的自我实现。比如,带领一群人做了一颗卫星,并且把它发到太空中,然后这个卫星还能传递信息,成就感是非常强的。

到后面,我发现(航天)跟国家、民族以及行业有极强的关联度,这份事业变得特别有魅力,自带光环,让我每天充满激情。此外,我特别喜欢挑战,因为没有人告诉我怎么走,此前没有成功的先例,未知带来的魅力也非常强,会产生驱动力。

《21世纪》:作为九天微星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您怎么理解领导力?

彭媛媛:领导力可能由几个能力构成,女性在这几个能力上好像比男性有优势。

第一个是自内到外的学习力。我是一个不成长就没有安全感的人,可能女性就有天然的不安全感。因为,女性只有比很多男性付出更多、学得更多,才可能在这样的一个赛道里面成为一个公司的领军人物。所以,我会自内而外地希望去学习,学习技术、融资、公司的管理,向我的同事学习。我希望个人的成长和迭代速度是指数级的,希望每一次跟客户或者团队交流的时候,他们会觉得能从我身上学到东西。

第二是弹性。创业跟过山车没什么区别,一会儿会觉得好像拥有了一切,前途坦荡,一会儿可能(经历)绝望之谷,这个过程弹性非常重要。在绝望之谷的时候,是否能够迅速复原、朝气蓬勃地影响周围的人,带着团队往前冲,这也是领导力里面很重要的。

第三个是耐受力。这个赛道相当于跑马拉松,身心是很疲劳的。你可能会在黎明前黑暗的时候有退缩,但作为公司的创始人,是最没有资格说“我歇一歇,你们给我上”而不是“跟我上”的。因此,耐受力非常重要。

第四个是“穿越”的能力。你要“穿越”到公司的高管、客户、工程师、销售人员的角色……一个公司其实是一张战略地图,每个人“守”的地方是不一样的。你要清楚其他人的成长经历、知识体系以及对于事业的了解是怎样的,才知道能赋能或者激励他们什么。很多创始人其实是为团队做服务,要去解决问题。

第五个是“繁衍”的能力。像妈妈一样,在学的过程中,把打法、思考、知识结构等“给”到团队,形成公司的一个组织能力。这需要上战场的同时把团队带好,没有保留地“给”到团队滋养的东西。

《21世纪》:您觉得在职场中,对于女性来说是否存在天花板?

彭媛媛:其实这个社会给了女性比较大的空间,我刚才讲的女性基本的这些素质也奠定了女性有很强的加速度。如果女性选对了自己热爱的事业,她所爆发的能量是非常大的。至少在我个人的层面上,不太存在很明显的天花板。除非我自己不想做,如果是我特别热爱的事情,很难阻挡我。

这个天花板可能是在挑战男权社会的过程中,男性带给你的压力,这种(偏见)更多是主观的,是要去面对的挑战。男性创始人基本上是“因为相信所以看见”,而女性创始人是“因为看见所以相信”。比如,一家公司非常成功,如果是女性领导者,(别人)多少有那么一些怀疑,但如果是个男性领导者,(别人)会觉得成功理所当然。

女性必须要不断去证明自己做成了,做出成绩,别人“看见”一次、两次之后才会相信你是可以的;而男性可能还没做出成绩,只是谈梦想,别人会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未来会怎样。

成功的女性就是活得越来越美好

《21世纪》:您如何定义女性的成功?

彭媛媛:成功的女性就是活得越来越好,喜欢自己或者说“自恋”。我好像没有特别硬性的指标,说要做一个市值多高的公司,我才能成功。我的成功可能真的是自我出发的,这和男性企业家也是不太一样的。男性企业家的答案可能是公司上市,是能够给什么样的行业创造多少价值。我还是比较爱自己,只要过得越来越美好,让自己和别人觉得很舒服,做事情有成就感,我觉得就是蛮成功的。

《21世纪》:在创业的过程当中,您认为女性如何释放创造力?

彭媛媛:创造力其实是破圈的能力。永远不要给自己设限,而是想着从思维模型、自有的经验、体验和技能等方向去破圈,打破然后重塑。同时,包容、聆听别人的想法,更多地去吸收。不要有框框和约束,这是创造力的基础。

具体到航天领域,从另外一个维度去思考这个行业并且产生不一样的结果,这就是创造力。这个行业本身需要连接,需要跟行业和普通的人去连接,你就得创造很多的需求出来,这也是九天微星核心的能力。

另外,我们是比较跨界的团队,创始人如果足够包容,其实能够产生非常多的火花,让团队的氛围变得越来越开放,而不是让一些创造力在最原始的时候就“灭“掉了。但是,这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蛮难,因为要去容忍一些失败,要控制试错成本。

《21世纪》:您如何看待人生的低谷?

彭媛媛:我其实没有什么人生的低谷。如果是低谷的话,我自身具有的弹性会让我很快地从“绝望之谷”走向“开悟之坡”,然后,处于内心更平和、可能外界看起来成功的状态。我会让整个过程变得短一些,因为我对于时间的珍惜程度很高。我一直觉得,要在有限的生命里活得质量高一些,所以,不太让自己陷入特别绝望的状态,如果真有(绝望)的话,我会找方向让自己开悟,体验出不一样的人生智慧,尽快走出来。

《21世纪》: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说,对年龄或多或少会产生焦虑。您对年龄有焦虑吗?您如何定义不同年龄阶段女性的美?

彭媛媛:我对年龄没有任何焦虑,年龄反而给到我完全不一样的魅力。可能只有到一定的年岁,经历得更多,内在的那部分美才会呈现出来。比如,包容、荣辱不惊、坚韧和气质……这些都是需要岁月(沉淀)的。

至于容貌,我还是比较在意外表的。我希望能够活得年轻,让容貌身材都尽可能保持不错。我蛮自律的,喜欢跑步,然后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这是必须的。

当一个人能够让自己的外表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同时内在的那一部分又比年轻时候的青涩来得更加从容和智慧,这就是最美的年纪。我现在这个状态我还是蛮喜欢的。

记者:舒晓婷

编辑:陈庆梅 李艳霞

审核:于晓娜

拍摄:刘强 舒晓婷

剪辑:林典驰

设计: 郑嘉琪黄丹虹

(作者:舒晓婷 编辑:陈庆梅,李艳霞)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声明:本文股票数据及文字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只提供参考,股民朋友可以更加深入了解,在做投资判断,据此操作盈亏自负、风险自担。

文章标题:她说HERstory丨专访九天微星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彭媛媛:女性选对了热爱的事业,所爆发的能量是非常大的

链接地址:http://www.gupiaotuijian.net/shiIG2021041200002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