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善文最新研判:本轮反弹仍将维持较长时间,A股估值处于最为极端水平

首页 > 股票市场要闻 > 来源:互联网 时间:

(原标题:高善文最新研判:本轮反弹仍将维持较长时间,A股估值处于最为极端水平)

财联社6月28日讯(记者 黄靖斯)安信证券中期策略会上,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发表主题演讲,再次亮出对当前市场情况的基本判断,也对我国迈向中等发达国家的困难和挑战进行了深入剖析。

高善文指出,当前A股估值水平在历史上并不算高,市场仍处在正常的由估值修复和基本面因素改善推动的反弹进程,且仍将维持较长一段时间。其判断依据在于,从微观指标来看,目前经济基本面因素正在好转,银行放贷更积极、流动性环境进一步改善、政府稳增长政策持续发力、利空因素不再恶化等等。

中国正在接近世界银行高收入门槛的标准,长期基本能维持4.5%的经济增长水平,在未来2-3年内跨过该门槛没有什么悬念。尽管过程中不断涌现挑战和困难,但高善文认为,继续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断补齐制度短板、增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完全有可能继续实现在历史经验之中看到的相对比较高的增长。

本文从高善文的演讲中节选了四大看点。

看点一:本轮反弹仍将维持较长时间

目前A股处于什么位置?4月底开启的本轮反弹能否持续?这或许是投资者心中普遍的疑问。经历了年初的几轮调整,高善文认为A股市场已经下跌到一个极致的水平,剔除掉流动性因素,现在的估值水平放在历史上,一定处在最为极端的水平。判断依据有三:

一是估值指标,从年初至最低点的跌幅和估值表现来看,A股市场各大指数均已跌到一个极其罕见的、非常低的水平,绝大多数板块市净率估值的历史分位都在10%以内。

二是交易层面,A股市场对一系列的利空因素已经完全钝化,尤其对于一些明显的超预期利空因素,已经完全没有再作出反应。

三是流动性层面,对照历史情况,这一轮下跌最显著的特点是,在流动性层面上没有出现广泛的和明显的紧缩。“年初以来流动性环境基本稳定,甚至可能还有一些小幅放松。”高善文补充道。

4月底至今的反弹是何因素在支撑?

一是来自于市场由自身交易力量的助推,二是基本面的因素开始逐步好转,如疫情形势开始逐步得到控制、银行放贷非常积极、流动性环境进一步得到改善,同时宏观上政府稳增长的政策有条不紊的发力等等。

高善文同时认为,“到今年5月初,极低的估值水平已经完全吸收了基本面上已经发生的和可以预期的一系列利空因素,甚至对于这些利空因素有一些过度的消化。”

那么本轮反弹能否持续?高善文也给出了肯定的答案:“站在现在的角度来看,市场仍然处在一个比较正常的、由估值修复和基本面因素改善所推动的正常反弹进程之中。从交易面、基本面等等的情况来看,这样的反弹还会继续维持较长的一段时间。”

看点二:我国距离高收入门槛仅一步之遥

A股市场调整的真正因素是什么?这同样是市场一直热切关注的问题,站在当下时点,高善文认为,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市场对长期经济增长前景的确定性产生了一定的忧虑,基于此,高善文进一步谈到充分评估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前景的必要性。

在回答上述问题前,高善文提到了一个较为现实的人口经济背景,“现在全球差不多有85%的人口还生活在中等收入,或者比中等收入更低的水平。尽管世界银行设定了一个相对不高的固定门槛,但是绝大部分的全球人口,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法跨过这一门槛。”

那么中国的情况如何?高善文给出的数据是,我国距离高收入门槛仅一步之遥。2021年中国的人均收入为12550美元的水平,尽管世界银行还未公布2021年高收入国家门槛的修正值,但是根据相同的标准和方法,2021年世界银行该门槛值约为13083美元。

换言之,在2021年,中国的人均收入水平与世界银行的门槛值只差4%。对此,高善文也颇为笃定:“我们可以完全有把握说,在不太远的将来,中国跨过世界银行的高收入门槛,正式成为高收入国家,应该没有什么悬念。”

但高善文坦陈,这看似近在咫尺的4%的距离亦有其实现的难度和挑战,“两年以前,我们曾经认为中国最晚在2022年有可能跨过这个门槛,因为去年差值只有4%,以美元的意义上来讲,中国只要能够实现超过4%的增长,就能够跨过这一门槛。”

但是挑战在于,2022年内外经济环境出现了一些无法预期的冲击,内部有疫情对短期经济增长的影响;外部因为美联储加息,美元汇率大幅度升值,美元指数也存在接近15%的升值。除了中国之外,全球的主要经济体都出现了大幅的通货膨胀,而中国的通货膨胀水平更稳定,这意味着2022年这一门槛值向上修正的幅度会比较大。

上述阻力使得中国能否在2022年正式跨过这一门槛仍存变数。尽管如此,高善文仍认为,在未来两三年之内,中国正式跨过这一门槛应该是没有悬念的。

看点三:对2035年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标准有信心

如果再把时间维度拉长,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长期经济增长将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高善文认为,2035年,中国成为中等发达国家也是可以预见。

中等发达国家是何概念?大多数国际组织标准所计算出来的门槛值为2.3万-2.5万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标准要略微高一些,为3.2万美元。对此,高善文也相对乐观地认为:“中国在2035年会跨过中等发达国家这一门槛值,正式进入中等发达国家的序列。”

其背后的支撑依据是,从现在到2035年,如果中国的人均GDP以本币计算能够达到4%的增速,再叠加1%或者略多一些汇率的升值,就能够完全达到这一标准。

此外,把中国的经济增长放在东亚经济体的长期增长背景来看,从可比经济体来横向分析也可得出类似的结论。因为中国与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有非常相似的文化背景和历史传统,比如高储蓄率、勤奋、中式教育、服从权威、遵守秩序等。

可以把中国经济增长和追赶过程理解为,是对东亚其他经济体现代化过程的一个重复,并以此进行对标。可以看到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中国的经济增速与东亚邻国的经济增速的长期均值是非常接近的,包括过去10年经济减速也是非常接近的。

基于此,高善文总结到:“中国的经济增速大约在大约在4%-5%,更可能在4.5%附近或者是略高一些的水平。如果继续维持这样的增速,以及考虑汇率的升值,到2035年我们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区间,是完全有可能的。”

这个过程中是否也存在变数?高善文也理性地谈到了三大变数:

一是由于中国的庞大体量,它的崛起会对现有的地缘政治、国际秩序造成冲击,进而会对中国的经济增长以及增长面临的国际环境产生一些影响。

二是由于政治制度的差异,在继续追赶的过程中,对经济增速的影响是否完全可比,不是一目了然的。

三是包括俄乌战争在内的国际环境变化的冲击。

看点四:可持续发展仍需制度环境和价值取向的支撑

尽管成为中等发达国家已没有什么悬念,但高善文也警示了一些可能存在的问题。首先一个基本的重要事实是,对于1987年以后跨过高收入国家门槛的经济体而言,并不是所有经济体此后都能继续维持较高的增长。只有三分之一的国家、三分之一的人口数量,在跨过高收入门槛以后,能够继续维持一定的经济增速,乃至最终跨过中等发达国家的门槛。

这背后的基本的假设是它能够跨过高收入国家门槛,表明它已经克服了很多问题,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即使跨过了高收入门槛,也并没有把握经济能够继续维持增长。”这也是高善文强调的基本事实。

要想继续实现相对比较高的增长,制度性因素、文化背景或者社会价值取向方面的因素仍然不可忽视。制度层面的包括对研究、教育的重视程度,即中国长期强调的科教兴国。此外,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继续开放经济体去参与国际竞争,这些因素反映了一定的制度环境,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社会普遍的价值取向。

高善文特别强调的是:“这对于中国最重要的启示在于,从现在到2035年要继续维持较高的经济增长、成功跨过中等发达国家的门槛,在制度支撑和价值取向层面上,毫无疑问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换言之,中国的经济增长正在转向高质量发展,其背后需要高水平的制度支撑,也需要全社会层面的更宽松的以经济建设为核心的价值取向。“我们要长期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断增强在法制建设层面上的差距和短板。”高善文点明,“从长期来看,中国完全有可能像东亚其他国家那样,在跨过高收入国家门槛以后,继续实现较好的经济增长。”

制度支撑的积极影响在股市发展上也有着明显的投射。高善文认为,长期股市的繁荣取决于经济体制中不断产生新的、伟大的公司,这些公司通过上市与投资者分享它的成长,长期能够不断增长、不断创造价值。“在这样的条件下,一个长期维持较高经济增长的宏观环境,对不断涌现出很多新的公司、以及对这些公司的长期增长毫无疑问是非常重要的,而后者奠定了股票市场长期繁荣和长期走牛的重要基石。”

声明:本文股票数据及文字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只提供参考,股民朋友可以更加深入了解,在做投资判断,据此操作盈亏自负、风险自担。

文章标题:高善文最新研判:本轮反弹仍将维持较长时间,A股估值处于最为极端水平

链接地址:http://www.gupiaotuijian.net/shiIG2022062800012477.html